泗阳戏曲

  • 发布时间:2015-08-12

淮海戏

  淮海戏与柳琴戏、泗州戏同源于“拉魂腔”,因流行于连云港、灌云、灌南、沭阳、涟水、淮阴、泗阳等地,曾称“淮海小戏”,是江苏地方戏主要剧种之一。淮海戏的产生与发展,至今已有240年的历史。相传,清乾隆年间,山东历城唐大牛、唐二年兄弟,因灾年饥荒,身背大鼓三弦,到沭阳一带卖唱乞讨,海州的邱、葛、杨姓三人从其学艺,并结合当地盛行的“太平歌”和“猎户腔”两种民歌,改造成“怡心调”和“拉魂腔”,后三人分别外出卖艺,逐渐形成今日的泗州戏、柳琴戏和淮海戏。

    清乾隆、嘉庆年间,艺人多个体分散活动,走村串户,在农家门前说唱,要点粮食和熟食,故又称之为“打门头词”。说唱内容多半是民间流传的故事,使用的乐器是一把三弦,人称“三刮调”。沿门说唱这种形式延续80余年。清道光年间,几个艺人凑在一起进行活动,逐步形成班组,在庄头、场头、街头以及庙会上演唱,形成“小戏”。内容也由短篇故事唱段发展为本头戏,开始有角色分工。但演员均为男性,扮旦角则用假嗓演唱。演员化装比较简单:旦角一般是黑裙一条,手帕一方,折扇一把;老旦只需头巾一条;老生只有髯口(胡子)一套,马鞭一条。伴奏乐器以三弦、拍板为主。至晚清,小戏剧目、板式、唱腔和伴奏乐器均日渐丰富和发展,剧目发展到32大本,64单出。有少数班组还与京剧、泗州戏、柳琴戏、徽剧等搭班同台演出。

  淮海小戏是从海州逐步向西南发展的。民国十九年(1930年)左右,始有来自沭阳的小戏班子,如花二、纪小豁子、赵三、陈步楼、吴大有等班子先后到泗阳北境演出,影响较大。1942年10月,抗日民主根据地淮泗县民众教育馆馆长程翰亭应艺人要求,将“小戏”改名为“淮海戏”,1954年由江苏省文化局定称。从此,淮海戏被真正搬上了大舞台。

  早期淮海戏并无曲谱可依,仅靠师傅传教。建国后,著名艺人单维礼(沭阳人)始将部分曲谱记录下来。著名演奏艺人邵惠川(灌云人,僧侣出身)传授佛教曲牌16支(梳妆台、大柳摇金、小柳摇金、凡开门、花开门、豆叶黄、小青羊、城步阶、花落板、小桃红、节节高、十三伦等)。1954年,淮阴专区文教处文化科员阮立林开始整理淮海戏,除改编、加工部分传统戏的内容外,还记录、整理了唱腔曲谱。1963年,泗阳中学音乐教师周广乾调泗阳淮海剧团任乐队指挥和作曲,他开始对淮海戏的乐曲进行搜集、整理和研究,并进行科学分类。至1972年,共整理出女腔29曲(基本腔12曲,常用腔10曲,综合板式唱腔7曲);男腔17曲(基本腔11曲,常用腔2曲,综合板式唱腔4曲);乐器曲牌29曲。

  在淮海戏发展过程中,泗阳涌现出杨秀英、陈玉梅等著名艺人,也编排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如《十里香》、《三岔路口》、《陈毅三会韩德勤》、《军嫂情》等与现实生活相搏动的具有现代气息的大型舞台剧和具有极其浓郁乡土气息的如《十五贯》、《打猪草》、《猪吊腰》、《鸡刨塘》、《驴打滚》、《狗拜年》、《脚尖走》、《鬼扯转》、《穿八字》、《矮步蹬》等小型剧目,这些剧目的表演形式,可以因地制宜,既能登上大雅之堂,在舞台上演出,也能屈尊屈坐,在街头、庭院、场头、庙会“摆地摊”。因此,淮海戏深受淮海地区人民群众的喜爱,城乡居民在行路、干活、休憩时都会情不自尽的哼唱淮海戏。但自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电视网络等现代传媒的普及,人民群众文化生活日益多元化,再加上生活节奏加快,使淮海戏的发展步入了两难境地。2007年,淮海戏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其历史文化价值在更高意义上得到了确认。因此,抢救和保护承载着淮北地区深厚历史文化内涵的淮海戏,对研究、传承和发展历史文化将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学价值和历史价值。

 

童子戏

  童子戏起源于唐朝,出自“傩戏”(傩戏分为四大类:民间傩、宫延傩、军傩和寺院傩),童子戏属民间傩和宫廷傩系列,自沭阳传入泗阳,至今已有上千年历史。

  童子戏唱腔古怪、悠扬动听,如“怪味豆”般别有一番风味,深受当地广大群众的喜爱。一般多为人家酬神(俗称“烧猪”,旧时生病祷神“允的”)而演唱。它保存了古代“打七”、“了愿”的民间习俗,是研究我国古代民间丧葬和巫文化风俗的不可多得的活化石,也是研究戏剧起源与发展史难得的活教材。

  在古时宗教祭祀活动中,有一种驱逐疫鬼的仪式叫做“傩”,举行时,伴着行走的有节奏舞蹈,就是傩舞,以后这种傩仪和傩舞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吸收新的表演方式,并加入故事内容,便形成了以驱邪逐鬼为目的的傩戏。

  唐朝时,童子戏用以“开坛驱鬼”,记载的是唐太宗李世民因与龙虎山张天师有隙,欲设计加害于他,于是将关外的五兄弟乐师藏于金殿地下奏乐,佯称宫内有鬼作祟,要张天师捉鬼。张天师便将五兄弟杀死。杀死的五兄弟冤魂不散,日夜在宫内闹腾,李世民便贴出皇榜招贤驱鬼,引来玉皇大帝九仙女下凡揭榜。九仙女带领童子在此铺设坛场,开坛了愿,领圣安宅,九仙女走后,童子就依她留下的关目,与宦官人家在宫内开坛驱鬼。以后,这种“开坛驱鬼”的形式流传到民间,就形成了童子戏。

    童子戏的剧目多为生活小戏和公案戏,比较丰富。演员均为男性,也分角色演唱。其伴奏先为狗皮鼓,后加入二胡、三弦,唱腔粗犷而单调,含有牛歌、夯歌成份,乡土气息浓厚,高亢激昂,口语化强。演唱的剧目主要有《目莲救母》、《二十四孝》等,多为因果报应等迷信色彩极浓的内容。童子戏的艺人除具备戏曲表演基本功外,还必须具有剪纸、扎花、绘画、书法、雕塑等技艺,因为在铺坛祭祀仪式中,第一个项目就是剪纸做幡。因此,童子戏具有独特深厚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

  童子戏有两个支派,即水童子和旱童子。水童子艺人主要依靠船只作为交通工具,奔赴各墩埠演唱,或以船头为台演出。旱童子艺人则是走村串户进行演唱活动。

  童子戏因长期依附于神巫迷信活动,缺乏独立性,故未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地方剧种。特别是随着社会精神文明的推进,封建迷信活动被社会文明所排斥和扼制,童子戏也就自然呈现出萎缩和濒临失传的厄运。目前,童子戏已被列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相信,通过搜集、整理、挖掘童子戏的历史剧目,对传承和发展具有地方特色的戏剧文化是十分有益的。

 

琴书

        琴书种类很多,有北京琴书、武乡琴书、徐州琴书、安徽琴书、山东琴书、四川琴书、云南琴书等。泗阳琴书属徐州琴书系统。原名丝弦,到清代用扬琴伴奏,又称“扬琴”或“蛮琴”,解放后改称琴书。

        泗阳琴书是受黄泛的影响,由徐州传入的。早在明、清小曲的基础上,由“小曲儿”、“小吹儿”、“唱曲儿”、“唱孩子”等一步步演变而成的乐曲系、联曲体的曲艺种类。其表演形式多样,有单人唱,有对唱,也有三人坐唱和多人联唱等。唱腔也很丰富,除“四句腔”、“剁子板”等板式外,尚有《叠断桥》、《满江红》、《上河下河调》、《银纽丝》等数十个曲牌。艺人登台表演时,主唱者一般都端坐(现也有立唱的)中间,打板击琴,伴奏者列左右,以扬琴、坠子、手板为主,配有三弦、软弓胡琴、古筝、瓷碟等。唱词也根据其乐曲,有七字句、十字句和长短句之分。演唱者临场可根据唱词的内容及语句格式不同而自由运用,一般以唱为主,以说为辅。传统剧目有《李双喜借年》、《巴儿狗告状》、《马前泼水》、《猪八戒拱地》等,演唱题材非常广泛,一个剧目一次演唱不完,下次接着分解,直到唱完为止。因此,演绎的离奇故事,不仅妙趣横生,而且悬念百出,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

        琴书说唱由于表现形式独特,不受场地限制,既可在庭院、村头、街头、场头演唱,也可在大剧院说唱。听众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甚至几百人都行。说唱时间多在农村集镇逢集日和农民劳作后的晚上。盲人丁士云是我县琴书艺术界的杰出代表,他一生热爱琴书,刻苦钻研琴书艺术,在曲调、唱腔方面锐意创新,形成了“丁氏琴书”的独特风格。他也是爱国、爱党艺人,在抗战和大生产期间,他编演了《泗阳县》、《李口镇》、《大破程道口》、《三岔打鬼子》、《徐二哥哭妻》、《二老谈天》等新篇目,到处演唱,宣传效果极好。解放后,他整理挖掘传统节目《小二姐瞧郎》,参加江苏省曲艺会演,荣获一等奖。“丁氏琴书”著名节目有《大清传》、《白绫记》、《李良芳不认前妻》、《赵官保投亲》等20多部。

        丁士云在发展琴书艺术上作出了很大贡献,他把琴书艺术传给了后代,他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孙媳、外甥、外甥媳等都先后学唱琴书,成为“琴书世家”。他还培养了卢成高、吴同波等12名泗阳、沭阳、淮阴、涟水、盱眙等县的徒弟,琴书唱遍了苏北大地。

        如今,尽管科技高速发展,人民文化生活丰富多彩,但作为绽放在苏北大地上的传统艺术奇葩――琴书,仍以其说唱方便,内容变换快(可以根据新形势现编现唱)等特点,深受农村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成了当地群众夏天纳凉的一道必备大餐。

版权所有:泗阳县图书馆 泗阳县文化广场(市民广场东南侧)

咨询电话 0527-85212781 公安局备案号:32132302010166 备案序号:苏ICP备10201083号-1

您是第 466105位访客,今日访问量: 12